故事:女孩給死人當化妝師,遇到女鬼來求助,換回一場好姻緣

wongpohkeng     2016-11-24     檢舉

夏林從護士學校畢業後,才發現當一名護士的工作也不好找。同學們都是靠著關係進了大醫院,夏林卻走投無路,急得快哭了。

夏林出生在一個極其重男輕女的家庭里,下面還有一個弟弟,是父母的眼珠子,心肝寶貝。依著父母的心思,她念完初中就得出去打工給家裡賺錢了,還是她爺爺撅著鬍子發了幾次脾氣,堅持讓這個孫女讀了護士專業的中專。

夏林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,上學的時候學費生活費都是自己打工攢出來的,她想等上班以後,好好孝敬爺爺,可爺爺沒等到她畢業,就離世了。沒有了爺爺的疼愛,夏林每天都要看著父母那張陰沉的臉,回去吃頓飯都要被罵上好幾遍,催著她往家裡拿錢用。用她父母的話說,就是把她生出來養大的,是天大的恩情,她得報答,以後弟弟上學和結婚,都要她出錢,這是她的義務。要是找不到賺錢的工作,就讓她嫁人,黃花大閨女,咋還不得換回來厚厚的彩禮錢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夏林的處境淒涼,她的老師都看在眼裡。夏林是老師的得意門生,也知道這個女孩子不容易,可如今沒有硬關係,真是進不去好的醫院。那些小門診即使進去了,收入也少的可憐。

有一天,夏林的老師將她叫到家裡吃飯,問起工作的事情,夏林紅了眼圈。老師說,夏林,我的舅舅在殯儀館做化妝師,現在缺人手,想找個徒弟,你願不願意去?雖然是和死人打交道,但工資很高,也沒有那些勾心鬥角的人際往來,如果你不害怕,我可以推薦你去我舅舅那裡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夏林在如花的年紀,真的進了殯儀館當了一名死人的化妝師。

夏林的老師傅教給她許多技巧,更多的是教給她這份職業的道德。

師傅說,人活一世經歷了多少悲歡離合,死後心中各有牽掛。他們的工作就是為死者整理儀容面貌,盡量讓死者在最後同家人告別的時候,安詳,有尊嚴,生者看了心裡多少有些安慰,而死者也會少些牽掛怨念,這是人生的最後一步路,他們要幫死去的人走好。

夏林將師傅的話都記在心裡,工作很努力。這份工作沒有人監督,沒有業績考評,可夏林都是格外用心,將這份工作當成一份神聖的職業去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那些正常死亡的人還好,均勻面色,整理頭髮,夏林畫出來的妝很自然,像是那人只是在沉睡,沉睡在一個沒有病痛沒有悲傷的美夢當中。

而那些非正常死亡的人,就很麻煩了。拼接殘肢斷臂,掩蓋燒傷脫落的皮膚,甚至要將塌陷粉碎的半邊頭骨面頰從裡面撐起來,縫縫補補,像是一個工匠,將七零八落的殘破娃娃重新變回完整。有的屍體破損嚴重,夏林用常規的手法沒有效果,她費盡心思地去補全,有時還要自己出錢去買些特別的材料。師傅對她很是讚賞,幾年後,師傅退了休,將整個化妝的工作都交到了她的手裡。

夏林的父母只眉開眼笑地催著夏林交錢,也不管夏林一個年輕女孩子做這份工作,沒有朋友孤不孤單,倒是說這比嫁人強得多,往家拿錢還不用看姑爺臉色,最好乾上一輩子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夏林在城邊上租了一間小房子,獨自居住。她每天上下班都喜歡去樓下的一間包子鋪吃飯。那包子鋪的老闆是個年輕人,勤快樸實,每次都給夏林單獨預備一碗熱騰騰的小米粥,看著她喝,眼裡的疼愛掩飾不住。夏林知道這個年輕人對她的心思,可是她不敢多想,也不敢接受這份感情。她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不講道理的人,自己又做著這份常人忌諱的工作,她不想把痛苦帶給這個俊朗的男人。

這一天,夏林的工作間里推來一具女屍,是在路上遇到了車禍,整個頭臉都血肉模糊。夏林做完清理工作,細細打量,這女屍看起來年紀不大,拼湊起來的容貌平平,夏林將殘破的面頰和額角補全,用了些化妝品掩蓋傷痕,又細心地替她整理的髮型,塗上口紅,看起來像是個普通的鄰家女孩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可當天晚上,夏林睡覺的時候,只覺得屋子裡寒冷無比,她哈出一口氣,竟然凝成的白霧飄蕩。正是盛夏,窗外蟬聲蛙鳴不斷,屋裡怎麼可能如此冰冷?

夏林做這份工作好幾年,聽說不過少鬼怪故事,可從沒有遇到過。師傅說人鬼雖然殊途,但同出一緣,即使有鬼,放不下的也只是生前事,他們是幫著逝者陰魂最後一段路的人,鬼只會對他們感激,不會糾纏,讓她不要害怕。

可夏林此時遇到怪事,渾身的汗毛也都豎起來。她摸著打開燈,站在屋子中間四處打量,燈光閃爍不停,窗外傳來的車聲和蛙鳴越來越遠,漸漸聽不到了,屋裡寂靜無聲,只有溫度還在不斷的降低,像是形成了一個與世隔絕的獨立空間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夏林壯起膽子,問,是誰?你出來說話吧,我不會傷害你。

就在夏林的眼前,窗簾的角落抖動了幾下,慢慢顯出一團黑影來。夏林本來是試著說話的,哪成想真的有東西出現,嚇得倒退幾步,坐在了地上。

那黑影抖動了幾下,清晰起來,是個縮成一團的人形,慢慢抬起頭來看向夏林。

夏林耳邊響起一個怯生生的聲音,說,姐姐,你別害怕,我是有事來求你的,求你幫幫我吧。

夏林到底是常與屍體打交道的人,又善良,俗話說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,最初的驚慌過去,她倒好奇起來。

她仔細辨認那團黑影,頭髮披散下來的縫隙里,是一張平淡無奇的臉,蒼白的臉孔,蒼白的嘴唇,倒有七八分像是今天她化過妝的那個女孩子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